热线电话:13603945812
工程案例

最新动态

最高法案例彩票网址大全:非招投标建设工程合

阅读:86次日期:2021-10-22

  邢乐锋律师, 邢乐锋律师,上海知名大所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辩护资深律师,专注于全国重大刑事犯罪、经济犯罪、金融网络犯罪的刑事辩护。为最需要法律帮助的人,提供值得信任的法律服务!邢律师在刑事辩护方面颇有建树,办理了大量的故意杀人、抢劫、强奸等刑事犯罪案件,及贪污受贿、职务侵占等经济犯罪案件,还办理了大量非法集资、非法放贷、套路贷等金融犯罪网络案件。主要案例: 1、办理的刁某故意杀人案。经会见、阅卷,认真......更多介绍

  更多

  最高法案例:非招投标建设工程合同,备案合同与实际施工合同不一致的,以哪个为准进行结算?

  [导读]:原创:邢乐锋律师,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裁判主旨:一份是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另一份是备案合同,且两份合同内容不一致。这种情况下,由于本案亦非公共工程纠纷,故应按照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以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计算工程价款。

  一份是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另一份是备案合同,且两份合同内容不一致。这种情况下,由于本案亦非公共工程纠纷,故应按照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以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计算工程价款。

  最高法《江苏帝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新疆金正大农佳乐生态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案号:(2020)最高法民申1242号,审判长陈纪忠、审判员刘小飞、审判员何波,裁决日期:2020年3月30日

  再审申请人江苏帝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成公司)因与新疆金正大农佳乐生态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9)新民终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帝成公司申请再审称,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再审本案。事实和理由:原判决割裂了案涉合同间的关联性,错误地将2015年5月23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5月施工合同)作为竣工结算唯一依据,该认定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错误。一、原判决认定的工程图纸出图时间错误,导致工程结算依据认定错误。5月施工合同在签订时没有审定批准的施工图纸,不具备形成总价合同计量的法定条件。二、5月施工合同签订时,金正大公司并未交付施工图纸、无工程预算,该合同中约定的“工程结算价下浮15%为最终结算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合同性质上是进场合同,不具备全面履行的条件。三、原判决对于实际履行的合同认定错误,2015年12月16日签订的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12月备案合同)是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12月备案合同是为了解决5月施工合同和《补充协议书》在工程价款、价款形式、竣工结算方法、施工配合等方面约定不明及没有约定的问题。该合同能全面反映建设工程真实情况,与实际施工情况相符,案涉工程的实际工期与12月备案合同约定的工期基本吻合;建筑工程社会保险费、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增值税等实际是按照12月备案合同约定的工程款基数进行缴费;以上均能证明双方实际履行的是12月备案合同。四、原判决扣减配合费错误。一审中,金正大公司对配合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二审法院在没有对配合费进行补充鉴定或说明的情况下径行扣减,没有事实依据且审理程序不当。

  本案申请再审的主要问题是原判决以5月施工合同作为工程款结算依据是否缺乏证据证明及适用法律是否错误。

  经审查核实,二审所认定的出图时间与帝成公司提交的施工设计图记载的出图日期相符,5月施工合同所记载的有图纸部分工程出图日期均在2015年4月即在该合同签订之前。5月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为总价合同(固定价加预估价),明确约定了有图纸部分的工程价款数额,帝成公司以工程设计图核准时间认为5月施工合同在签订时并没有工程图纸从而否定5月施工合同的约定,与该合同内容不符,帝成公司该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双方当事人于2015年5月23日就案涉工程签订了5月施工合同,2015年8月12日签订《补充协议书》,2015年12月16日签订12月备案合同。5月施工合同和12月备案合同对工程承包范围、工程价款及合同价格形式、工期等实质性内容约定不一致。金正大公司称12月备案合同仅为备案所用,不应作为工程价款认定依据。双方均认可案涉工程按照当地政策要求必须进行建设工程合同备案。12月备案合同并未体现与之前合同的关系,未体现是对之前合同的补充或变更。5月施工合同对工程承包范围、工程价款、双方的权利义务、竣工结算等进行了详细的约定,而且该合同中还约定了详细的补充条款。之后双方又针对5月施工合同达成《补充协议书》。帝成公司申请再审称5月施工合同为进场合同、该合同主要内容或约定不明或没有约定的申请再审理由与合同内容明显不符,该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依据备案合同缴费是行政管理的需要,帝成公司以实际缴费基数作为12月备案合同是实际履行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

  原判决认定5月施工合同是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并无不当。首先,从实际工程进度来看,帝成公司在2015年4月已进场施工,5月施工合同约定工程于2015年8月25日完工,之后《补充协议书》中将工期延长至2015年10月30日;12月备案合同签订时实际已完成大部分工程,但12月备案合同约定的施工日期为2015年12月25日至2016年12月25日;12月备案合同约定的施工日期与实际施工时间及《补充协议书》的约定均不符。其次,从实际施工范围来看,5月施工合同的承包范围不包含门窗、内外墙涂料、钢结构、库房车间电器照明,帝成公司实际施工内容与5月施工合同工程内容一致,与12月备案合同内容不相符。再次,从工程价款约定来看,12月备案合同为单价合同,单价完全按照金正大公司委托的造价咨询机构所作出的造价进行约定;12月备案合同中约定的部分施工内容在该合同签订时已由金正大公司分包给他人施工,该合同中并未剔除由他人施工部分,而是将全部工程进行造价。5月施工合同是总价合同,包含有图部分的固定价及无图部分的预估价,该合同对工程未出图部分及变更部分约定“工程结算价下浮15%为最终结算价”,对未确定部分的计量取费亦进行了约定。5月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更符合双方协商的结果。故结合以上,原判决依据5月施工合同认定工程价款,并无不当。

  关于帝成公司所称的原判决扣减配合费问题。一审中金正大公司主张工程款应当依据5月施工合同进行造价鉴定,5月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不计取配合费。一审判决后,金正大公司提出上诉,其上诉请求调减工程造价中包含了对2号生产车间、生产办公楼、宿舍楼、综合办公楼配合费的扣减,二审法院根据金正大公司的上诉请求,按照5月施工合同的约定,扣减了该部分配合费,并无不当。帝成公司关于扣减配合费的申请再审理由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综上,帝成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现实经济活动中有不少关于类似的“阴阳合同”问题,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1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根据该条规定,如果建设工程属于必须招投标的工程项目,应当适用该规定。

  哪些建设工程是必须招投标的工程呢?招标投标法第3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下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一)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二)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三)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根据该条规定,应当找投标的工程主要涉及公共工程,由于此类工程涉及国家公共利益,当事人订立“阴阳合同”极易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并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实际施工的“阴合同”属于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合同,当属无效,必须适用中标合同进行工程结算。

  但对于非公共工程而言,却不宜适用以上规定,彩票网址大全而应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因此,对于非招投标的项目,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实际施工合同,同时按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签订了用于备案的合同并进行了登记备案的,则应当认真审查哪一份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志且实际履行的合同,并以此合同作为结算依据。

  综上所述,存在“阴阳合同”的工程价款结算,如果属于公共工程,应以备案的合同为准;如果非公共工程,则应以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为工程结算依据。本案工程并非公共工程,故应以实际履行的合同作为工程价款结算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