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3603945812
工程案例

最新动态

惠法案例建设工程领域中介合同及报酬是否合法

阅读:123次日期:2021-10-15

  2019年,原告刘某承接了山东省某集团韩某项目部(以下简称韩某项目部)有关某购物广场一层二次结构的施工,后刘某将所承接的工程转交由被告朱某施工并收取提成费。2019年6月23日,原被告同韩某项目部签订施工劳务班组承包协议(砌体)约定了工程承包范围、承包方式、价款(400元/立方米)等内容。该协议落款处甲方负责人处韩某签字,乙方负责人处朱某、刘某签字。此后,原被告又签订了书面提成协议,约定被告向原告支付每立方60元提成(仅支付给原告业务提成,产生的其他一切费用由原告自行承担),此协议仅限于该购物广场一层砌体工程。

  2019年7月15日,被告朱某同韩某项目部签订关于负一层及地上二层二次结构的全部内容的承包协议。2020年1月14日,韩某项目部现场施工经理沈某出具工程量证明,载明:一层砌体总量为1373.44m⊃3;×400元/m⊃3;;商业网点及负一层砌体总量为809.92m⊃3;×400元/m⊃3;;一层及地下室卫生清理及商业网点维修共计用工24人×260元/人,以上费用扣出。截止2021年7月1日,韩某项目部尚欠被告约10万元工程款。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告所施工结构均是通过其介绍,被告均应支付中介费,并提交被告向其微信发送的截图主张施工面积为地下室293方、1.2层205方、一层1753方,同时其主张为被告开具了26万元的增值税发票,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费用和植筋费均应由被告负担。被告主张其应仅按照一层二次结构的施工面积支付原告中介费,该部分施工面积应为沈某出具的工程量证明上载明的1373.44立方,该部分对应的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费用和植筋费应由原告负担,原告仅为其开具了16万元的增值税发票,被告找人代开其他增值税发票的费用应在中介费中扣除。

  一是原被告提成协议涉及的工程量有多少。原被告签订的提成协议上载明该协议仅限于某购物广场一层二次结构工程,同时与韩某项目部签订的砌体承包协议中原告也仅在一层二次结构的协议上签字,韩某、沈某的证言亦证实负一层及商业网点施工是直接与被告联系,并未通过原告协调沟通。对于双方争议的一层砌体的工程量,通过被告提交的沈某出具的工程量证明并结合韩某出具的工程款还款计划、根据工程款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数额、韩某沈某的询问笔录内容综合可以证实沈某工程量证明中一层砌体工程量1373.44方的真实性。原告仅提供与被告的微信截图证实其主张且该截图内容无法体现有关数据是在何种情形下产生,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相比而言,被告提供的证据具有优势。故原被告提成协议仅涉及的是一层二次结构工程,该工程量为1373.44方。

  二是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费用及植筋费由谁负担。原被告对于提成协议中“其他一切费用”主张不一致。原告主张仅指请客吃饭等花费,不包括税金和植筋费,被告主张包括税金和植筋费等其他所有费用。首先确定一下原告就一层二次结构开具的增值税发票的金额,原告主张开具了26万元增值税发票,被告仅认可16万元。通过沈某出具的工程量证明可以证实被告朱某所承揽的工程量总价款,被告提交了除去16万元之外绝大部分增值税发票和对应的该集团已支付价款的绝大部分转账明细,可以综合认定原告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数额为16万元。一层二次结构工程价款549376元的增值税发票对应的税额为16481.28元(549376元×3%)。

  对于该部分费用如何负担,本院认为,原被告同韩某项目部签订的承包协议中载明本价款不包含上交的管理费及税金,庭审中证人王某证言亦证实不负担向韩某项目部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费用,被告虽称原告签订协议时口头承诺给韩某项目部负责开具增值税发票,但无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故而因在承包协议中原被告未与韩某项目部约定开具增值税发票,原被告签订提成协议时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费用并未考虑在“其他费用”之内。对该部分费用,本院认为由原被告平均负担为宜,即各自负担8240.64元。根据被告提供的除去16万元之外的增值税发票税额,被告共负担了11681.28元开票费用。对于植筋费用的负担,植筋是砌体工程的一部分,应当包含在施工费用中,该部分款项应由被告自行负担。此外,对于原告主张被告曾承诺给其5个点的税金的诉求,以及被告主张增加的人工费在提成中予以扣除的答辩意见,均无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朱某应支付原告刘某提成费48465.76元(1373.44方×60元/方-已支付30500元-多负担的3440.64元开票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第四百二十六条原本规定的居间合同及居间人的报酬请求权,已由《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一条、九百六十三条规定更名为中介合同及中介人的报酬请求权。

  一般情况下,只要当事人双方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即有效,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根据上述规定,中介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其按约定收取中介费亦属合法行为,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