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3603945812
工程案例

最新动态

彩票网址大全【民法典“五个一百”专栏 】 薛城

阅读:70次日期:2021-09-01

  2019年2月12日,被告乙公司向原告甲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载明:原告确定中标乙公司30万吨/年牛皮卡纸/牛皮挂面箱板纸技改项目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原告应接到中标通知书九十日内与被告签订合同。

  2019年3月,被告(发包人)乙公司与承包人即原告甲公司、案外人丙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承包人承包工程名称为30万吨/年牛皮卡纸/牛皮挂面箱板纸技改项目建筑工程,合同总金额为79,400,000元,暂定开工日期为2019年4月2日,暂定竣工日期为2020年4月1日,其中合同第13页33.5条载明承包人应及时足额进行安全文明措施投入,发包人应将包括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在内的所有规费按实计入工程竣工结算。

  2019年7月11日起至2019年12月19日,承包方多次向被告询问施工及图纸事宜。被告认可收到原告于2020年6月7日向被告发送的关于要求被告履行返还投标保证金、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及迎检赶工费、明确恢复施工日期,提供相关建筑施工图纸、工程款支付计划等义务的律师函,被告于2020年6月11日向原告退还了投标保证金。被告认可于2020年6月25日收到原告向被告通过EMS送达的《解除合同通知书》。

  涉案工程未完工,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委托山东东山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原告已经施工的工程进行造价评估,山东东山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作出鲁枣东山鉴字(2020)第xx号《工程造价鉴定意见书》,载明30万吨/年牛皮卡纸/牛皮挂面箱板纸技改项目建筑工程已完成部分造价为20,845,656.26元,该造价数额由制浆碎解工段等7个部分造价数额相加得来,该7个部分均包含了安全文明施工费的款项在内。原告为启动该项造价评估定支出鉴定费190,000元。原告认可被告已经支付了工程款9,320,000元。

  2020年8月12日,原告甲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1、确认双方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于2020年6月25日解除;2、要求乙公司向其支付施工工程款及安全文明施工费、迎检赶工费及其他经济损失共计15,514,145.95元及利息;3、以涉案工程折价或拍卖所得价款优先偿还上述第二项载明的债权。

  2020年12月27日,丙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载明:丙公司与原告做成联合体共同参加被告30万吨/年牛皮卡纸/牛皮挂面箱板纸技改项目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项目的投标,被告于2010年向丙公司和原告发出中标通知书,2019年3月被告与丙公司和原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被告违约不履行主要义务,原告向被告发出解除通知书,合同应于被告2020年6月25日收到解除通知书时解除。原告作为联合体牵头人,要求与被告解除合同以及提起诉讼能代表丙公司的意愿,原告可以统一处理与被告的谈判、工程结算事宜,原告与丙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由双方单独解决。

  依据丙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可以认定甲公司经丙公司授权,有权向乙公司发出合同解除通知书及提起本案诉讼,甲公司主体适格。涉案《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当事人应按照约定履行相应的义务。乙公司作为发包人应按进度及时提供施工图纸并支付工程款,但经承包方多次催促仍未履行应尽义务,乙公司认可于2020年6月25日收到原告发出的合同解除通知书,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第三项、第五百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确认甲公司与乙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于2020年6月25日解除。涉案建设工程未竣工,经本院委托,山东东山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承包方已施工工程部分评估造价为20,845,656.26元,彩票网址大全被告未对涉案工程质量提出异议,扣除原告认可被告已经支付的9,320,000元,被告应支付原告工程款11,525,656.26元。涉案建设工程的约定竣工日期为2020年4月1日,被告未按照《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的进度节点支付应付工程款,原告于2020年8月12日起诉之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条的规定,原告有权就涉案工程折价或者拍卖价款优先受偿11,525,656.26元,优先受偿的范围依照国务院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关于建设工程价款范围的规定确定。涉案工程未竣工,依据《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的进度节点无法确定准确的被告应付工程款时间,故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对原告要求的欠付工程款的利息损失,自原告起诉之日即2020年8月12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原告诉讼请求中要求的安全文明施工费1,480,810元已经包含在评估造价20,845,656.26元,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的迎检赶工费356,967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原告所提交的证据系其单方制作不足以采信,被告亦不予认可,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讼请求中要求的其他损失660,000元,未提交证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五百零九条第一款及第二款、第第五百六十三条第(三)项、第五百六十五条、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一款及第二款、第七百八十八条、第七百八十九条、第八百零六条第三款、第八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项、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彩票网址大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原告甲公司与被告乙公司于2019年3月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于2020年6月25日解除;二、被告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甲公司支付工程款11,525,656.26元并赔偿利息损失(以11,525,656.26元为基数,自2020年8月12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三、原告甲公司有权就30万吨/年牛皮卡纸/牛皮挂面箱板纸技改项目建筑工程(已完成部分)折价或者拍卖价款优先受偿11,525,656.26元;四、被告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甲公司支付鉴定费190,000元;五、驳回原告甲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及履行合同义务的时间虽然都在《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开始施行之前,但双方一直对工程价款存在争议,直到向法院提出诉讼,由法院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才客观确定已施工部分工程款,才明确欠付的剩余工程款及利息。据此可知,乙公司违约支付工程款的行为跨越了《民法典》及相应司法解释的施行时间,从更有利于保护双方合法权益、更有益于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的角度考虑,本案宣判应当援引《民法典》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另外值得提出的是,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十一条中关于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由六个月延长为最长不超过十八个月成为最大亮点,并在本案中适用,该解释也将更好地促进建设工程行业的规范发展。《民法典》及同步实施的司法解释,条文内容详尽具体,大大减少了法官在办案过程中需要翻阅的法律文本的数量,提高了办案效率。